巴特利特:美国或许会发生债务违约

导读:《福布斯》杂志网络版专栏作家、美国财政部前经济学家布鲁斯-巴特利特(Bruce Bartlett)在今日其博客上发表文章称,虽然近期在希腊发生的不可能在美国发生,但美国议会必须定期增加政府债务这项财政系统中的特性或许会令其债务违约。以下为文章概译:

近期在希腊发生的财政危机引发了许多争论,内容是美国是否有一天会因公共债务高筑以致违约变成现实。虽然希腊正在经历的问题在美国不可能发生,但在我看来,美国存在另外一个世界其他国家没有的问题:法律限制政府债务,而议会必须定期增加政府债务。这项我们财政系统中的特性或许会导致债务违约。

美国不会遇到希腊和其他欧元区国家那类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所有债务以美元计算,从根本上看我们可以无限量地供应美元。因其货币政策受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控制,所以希腊不能像我们印制美元一样印制欧元。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总是会保证美国国债成功标售出去。事实上债务货币化可能会有通胀影响,但缺乏国债需求导致的违约实际上不太可能。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违约不可能发生,因为总是存在这样的危险,即议会将不能以及时的方式增加债务限额,这意味着财政部可能没有足够的现金支付利息或赎回到期证券。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将导致技术上的违约。

截至当前,未偿债务限额为稍超过13万亿美元,债务限额为14.3万美元。 在再次提升债务限额必须前,财政部可以以当前借款利率继借约10个月。在同时控制参众两院时,提高债务限额从政治上看难如登天。但在明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人在参众两院中的席位会大幅增加,其中控制众议院的可能性很大。与政府唱反调的党派总是煽动性地增加债务限额以获得政治点子。

诚然,尽管财政部有时不得不推动法律限制以抽动资金支付政府开支,但债务限额总会被及时提高以防止违约。然而我认为游戏已经 发生了变化,因为人在阻挠议会议事上已变得极其大胆,让任何重要立法若不能在参议院中至少得到60票赞成票便其难通过。

而且,越来越多的保守派人士认为债务违约不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他们看法是,违约将会导致即时的预算平衡,因为没有任何国家会愿意再借钱给美国政府。另外,支出将不得不削减至当前收入水平。《福布斯》专栏作家、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经济学家约翰-塔尼(John Tamny)上月在《福布斯》发表文章表示,其对美国违约的前景感乐观。塔尼称,“是时候研究美国违约的看法了……对于美国人而言,让他们担忧债务违约就像吸毒的父母担忧其儿女会戒毒一样”。

并非只有塔尼有这样的看法;许多有名望的保守派经济学家也对违约看法表示赞成。这些经济学家中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者詹姆斯-M-布坎南(James M.Buchanan),他捍卫了违约的道德性,他认为赤字不是财政公共资金,而是当前消费,这些花费正被增加给后代身上。其他对债务违约持赞同意见的有名保守派人士包括经济学家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Dan Pilla、 Jeffrey Rogers Hummel和Christopher Whalen。

因此,分析师们把违约看法作为实际可能性进行讨论也日益常见。《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Greg Ip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表示,未来10年金融市场的违约风险为6%。“美国违约不太可能”,他称,“但违约不再是不可想的事”。

我今天的目的是,不把这种情况针对违约或解释其所有后果——这将需要另外的专栏。我只是想警告读者,下一届议会中共和党席位增加所带来的影响,重大议案中议会需要60票赞成票影响以及明年初债务限额将期满影响。我认为美国可能处于自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担任美国首任财长以来的最大债务危机。(向东)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Author: hth602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